里予

现在是个只有脑子没有手的思想家

求救

是这样的,我有朋友去了日本,我想让他帮我带一张夏疾风回来,现在有个问题叫,他说日本没有实体店卖碟,我QAQ给他看了都,说只能网上预定,现在想来问问各位gn,霓虹真的没有CD店卖碟吗!!!/奔溃脸

【翔润】恋爱哲学(上)

赶在末班车的521贺礼(虽然521只比520多了1,但他还是值得庆祝的!)
我有个OOC预警送给大家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恋爱哲学(上)

    柏拉图说:惊讶,这尤其是哲学家的一种情绪。除此之外,哲学没有别的开端。
    松本润遇到樱井翔的时候,他看到那头金毛,他不是哲学家,他也除了惊讶之外什么情绪都没有,但这并不是哲学的开端,而是恋爱的开端。柏拉图要是知道了,估计得从地下爬出来,控诉这个世界。但,这是后话了。因为此时的松本也没想到这是他漫长的恋爱的开端。

    赫拉克利特说:相反的东西结合在一起,不同的音调造成最美的和弦。
    樱井翔就是这样一个矛盾的结合体,他拥有外表的极度叛逆和头脑的极度聪颖。这样的特征无疑让他成为学校最瞩目的焦点。老师心目中的校优等生,学生眼里的Super Star。

    正常来说,樱井应该很适应外来投射到他身上的灼热目光,但今天的他却感到格外的不适,或者说是一种好奇。对“到底是谁在看我”这个问题的好奇。于是他第一次开始了对目光的追寻。然后,他就看到了那个顶着惊讶脸的小包子。“他连掩饰一下都不会吗?”就在他表面淡定,内心吐槽的时候,被他盯着的包子注意到了他的目光,送给了他一个毫不做作,不带遮掩的灿烂笑容。

    他们相遇的场景并不是像校园小说里描写时盛开的樱花树下,在缓缓飘落的樱花雨中,我们相遇了,你隔着一片花瓣向我微笑,我将你拥抱却不小心带上了几朵樱花,然后我们一同沉醉在同样的花香中。其实那天太阳很大,樱井走在树荫下,而松本走在另一片树荫下,他们隔着烈阳烤灼的学院大道对视,凉风吹过,树叶晃动,投射在松本脸上叶的影子也跟着晃动,他的脸忽明忽暗,时而看得清全貌时而被叶影分割,无论如何,那张脸都是可以被称作艳丽的。

    一贯头脑清醒的樱井却在那一刻说不出来到底是脸好看,还是笑容好看。他一直是个唯物主义者,一个无神论者。但此时此刻,他好像看见了一个光屁股的小孩朝他心口射了一箭,然后笑眯眯地飞走。即使他是个无神论者,但他还是认识那个光屁股的小孩,“丘比特”。他想他必须得承认,他恋爱了。

TBC

   

【大宫sk】520到了!

今天是520了!作为单身狗,我就祝sk快乐吧!突如其来的脑洞,大家就看着开心一下就好!💙💛
魔王智×人类尼
 
  魔王大野智有个大城堡,他在城堡的塔楼里放了一个巨大的金鸟笼,金色的藤蔓上盛开着金色的玫瑰。
  但他有一个苦恼,他找不到东西去装饰他的鸟笼。
  在不知道多久以后,有那么一天天气晴朗,花开的香,鸟叫的悦耳。魔王大人终于找到了那个适合他的鸟笼的饰品:一个好看的过分的人类。
  那天他本来是要生气的,因为他的属下没经他同意就擅自把人放了进去。但是当他推开塔楼的门时,他看到了那个身影,不知道为什么,大野智看到那个蜷缩着的身影的时候,他就觉得这就是他笼子最好的饰品。他是那么的柔软,还有和大笼子形成鲜明对比的小巧。
  他走近鸟笼,他还是没有看我。魔王大人有点幼稚的想,他急切地想看看这个人类的面孔。
  你叫什么名字?大野智蹲着笼外,看着那个团子轻声问。
  ……
  名字?魔王大人最不缺的就是耐心,他索性盘腿坐在了笼外,用手撑着下巴。
  ……二宫。笼子里的人终于抬头看向了他。
  ……。现在到了魔王大人说不出话来了。
  好漂亮……。他内心只有这个想法。琥珀色的瞳仁,清澈天真,清晰地倒映着大野智的身影。小小的嘴巴,下巴上有颗小小的痣,一切都是小小的,但是放在一起却相得益彰。
  二宫吗……他终于回过神,手指在脸上轻轻挠了挠,脸上甚至还微微泛红。
  要不要跟我姓大野?他得是我的,大野智心里是怎么想的,事实上,他也准备怎么做。
  ……二宫盯着他,却不回话。
  不愿意吗?有些被盯的不好意思的魔王大人偏头移开了视线。他低头想了想,重新对上二宫的视线。
  “二宫”的音节太多了,我不喜欢。叫你nino,怎么样?
  ……二宫还是盯着他
  …不愿意吗?大野智有些失落。我好不容易想出来的…他心里有些委屈。
  …其实挺好的,我喜欢。
  大野智内心发誓,他看见人类的嘴角又上扬了一下。
  绝对是笑了!大魔王今天的内心戏也挺足的。
  那好,从今天开始,你就是我的了。魔王大人满足的站起身,低头看着笼子里的二宫,他十分满意地笑了。
  好像小孩子,他真的是魔王吗……突然变成魔王的附属物的二宫心里如是想。
  对了,我叫大野智,刚才忘了说……魔王大人突然想起这件事,又蹲下身,用与之齐平的目线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二宫。
  看来以后的生活不会太糟。他真可爱。
  相信我,这位被困在笼子了的人类并不好惹,我是认真的,用大野智的收藏室里的旗鱼角发誓。

是真的真的随手一涂了,画的不好,打扰致歉😊😊😊